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小說敘述理論研究》:小說敘述的時間問題

來源:中華讀書報 | 李莉  2020年02月10日08:48

時間與敘述之間不可分割的相互依存關系是人類生存于世尋求意義的源頭。同樣,在小說敘述中,時間問題也是重要的核心問題。

譚光輝先生的新作《小說敘述理論研究》(以下簡稱“本書”)以“理論的理論”之姿態展現在我們面前。甫一開篇,讀者便能發現它與普通的小說敘述理論著作有明顯不同。本書不是簡單羅列小說的各種敘述技巧和理論研究成果,而是深入小說本質,對長久以來的敘述難題,如虛構的概念和判定、小說敘述主體、時間空間、情節、伴隨文本、不可靠敘述等問題展開仔細辨析。作者以深厚的中西文學史功底和符號學理論的造詣,對這些難題查根溯源,或援引或評論不同理論家的論述,試圖提出更深層次的解釋。正如趙毅衡先生在序言中所說,本書是“關于小說敘述理論的哲學思考”。全書共分為五個部分:小說的定義和虛構理論、小說敘述主體、小說敘述內容、小說組織形式和小說文本的外圍框架。本文試對其小說敘述時間的研究做一分析。

保羅·利科有一句名言,“時間以敘述的方式被表達出來才成為人類的時間,而敘述成為時間存在的狀況才具有完整的意義”。時間與敘述之間不可分割的相互依存關系是人類生存于世尋求意義的源頭。同樣,在小說敘述中,時間問題也是重要的核心問題。本書第八章《小說敘述的時間和空間》(以下簡稱“本章”)詳細分析了小說的敘述時間諸問題,并對近年興起的敘述“空間轉向”進行剖析,指出了它并沒有動搖敘述的時間本質。

敘述時間與被敘述時間

西方經典敘述學理論一般將敘述分為兩個層面:故事層和話語層。故事需經過講述才被表達出來,因此敘述過程天然包含了兩條時間序列:“被講述的事情的時間和敘事的時間(“所指”時間和“能指”時間)。這種雙重性不僅使一切時間畸變成為可能,挑出敘事中的這些畸變是不足為奇的(主人公三年的生活用小說中的兩句話或電影“反復”蒙太奇的幾個鏡頭來概括等等);更為根本的是,它要求我們確認敘事的功能之一是把一種時間兌現為另一種時間”?!氨恢v述的事情的時間”和“敘事的時間”的時間雙重性在德國理論家那里用“故事時間”和“敘事時間”來表示。

法國敘述學家熱奈特把敘述時間又稱為“偽時間”,因為它是為了達到重新安排故事情節的目的而被敘述者改變了的時間。熱奈特仔細拆分敘述偽時間,認為它在順序、時距和頻率上對被敘述時間加以變形。順序變形是指敘述時間把故事原本發生的時間順序打亂,使用倒敘、預敘等手法表現時間倒錯之感。時距問題體現在敘述時間與故事時間之間的長度之比例關系,“概述”是敘述時間短于故事時間、“場景”是敘述時間基本等于故事時間、“省略”是敘述時間為零、“停頓”是故事時間為零,敘述節奏的把握全靠這四種時距調整,從而使得小說故事富于變化。恰特曼還加上了一個“延長”,即敘述時間長于故事時間的情況,比如歌劇和戲曲表演中的唱詞部分,常常比實際說話語速慢很多。當然,在小說中也不乏這種“說時遲,那時快”的延長技巧,比如本書所舉的例子,法國小說家維昂的《回憶》。在敘述主人公墜樓中經過每一樓層對往事的回憶時,敘述時間遠遠超過了墜樓所用的那短短幾秒鐘的故事時間。最后是頻率問題,即敘述層對被敘述故事的重復能力,分為四種:講述一次發生過一次的事,多次發生過多次的事,多次發生過一次的事,一次發生過多次的事。熱奈特極為細致地分析了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中的重復現象。實際上,敘述時間對被敘述時間的這三個方面的變形是綜合運用的,如“倒敘(順序現象)往往采取概要敘事形式(時距或速度現象),概要一般尋求反復的幫助(頻率現象)”,最后他總結到“只有從總體上考慮敘事在它自身的時間性和它講的故事的時間性之間建立的全部關系,才能描繪敘事時間格調的特征”。

熱奈特這樣極盡細致的時間分析曾遭到一些敘述學家的反對,如里蒙-凱南說“他采用的‘敘述時間’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概念,因為不好度量”。而在譚光輝先生看來,熱奈特對于“敘述時間”的分析反而不夠精確,“熱奈特用‘敘述時間’和‘被講述的事情的時間’來籠統地概括敘述時長的各種變形,就顯得捉襟見肘,力不從心?!币虼怂诒菊绿岢?,應當將敘述時間的概念繼續分解成更多的層次,然后再對這些層次之間的關系進行詳細討論。

敘述時間的重新分類

敘述時間問題確實非常復雜,不僅源于敘述分層的復雜性,而且因為每一個敘述層面都附著時間元素,可以進行變形、重塑。趙毅衡先生在《廣義敘述學》中總結出敘述時間包括四種時間范疇:“被敘述時間、敘述行為時間、敘述文本內外時間間距和敘述意向時間”。本書對于小說敘述時間的重新劃分以此為參照。

在通常的二分法之外,本書又提出了“情節時間”這一概念,并將其與敘述時間、故事時間并列。情節時間即被敘述時間,“情節時間(被敘述時間)是被敘述者安排的時間,具有可變性”;敘述時間又被稱為“敘述行為時間”,是“虛構的敘述時刻,具有固態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本書所提出的故事時間完全不同于二分法中的故事時間概念。它是一個客觀時間概念,是讀者在二次敘述化中根據情節而自行構建出的故事發生的先后時間順序?!肮适轮袃群粋€‘世界’……只要進入虛構世界之中,現實世界的時間經驗便被賦予虛構故事”。因此,故事時間擁有與現實被經驗的時間相同的客觀性。無論敘述時間如何變形,故事時間不會變,比如,敘述中的省略,在客觀的故事時間中就要被還原出來,搞清楚中間究竟省略了多少時間。再比如在時間穿越小說里,故事仍然是按照時間的線性順序展開。

本書增添的這個故事時間,是小說敘述中的世界與現實世界的聯系,可以看作是虛構世界通達現實世界的橋梁,特別強調了現實時間的客觀性。作者認為“設定一個勻速流運的客觀時間維度,是我們理解時間問題的基礎”,并利用胡塞爾內時間意識現象學的“時間立義”來解釋故事時間是如何在二次敘述化中被建構起來的。胡塞爾認為,被感覺到的時間素材有立義的特征,使得它們不僅僅被感覺到,而且“有權對那些被感覺到的素材而顯現出來的時間和時間狀況進行測量,將它們這樣或那樣地置入到客觀的秩序中去”,因此“客觀性并不是在‘原生的’內容中,而是在立義特征中以及在屬于這些特征之本質的規律性中構造起自身?!毙≌f故事時間客觀性的建構過程正是從敘述文本提供的素材開始,素材具有“立義”特征,“要求我們將這些素材置入一個客觀的時間秩序中去,所以把故事時間還原為客觀時間就是一種自然化的意向性努力”。

在區分了故事時間、情節時間和敘述行為時間三個概念之后,本書接下去重新整理熱奈特的順序、時距和頻率這三個敘述時間的變形問題。在這三者中,除了故事時間是客觀時間之外,情節時間和敘述行為時間都是主觀時間,可以加工、塑形。因此時間的變形可以出現在幾個不同層面。順序問題是情節時間對故事客觀時間的變形,頻率問題是敘述行為時間相對于情節時間的變形,而時長的變化最為復雜,在不同層面都有可能發生,如本書以武俠小說動作分解的描述為例,指出其情節時間與故事時間相等,而敘述行為時間大于情節時間。還有在情節中省略而敘述中又提到“為何省略”的情況,則應看作敘述行為時間大于情節時間,而情節時間為零,小于故事客觀時間。作者的結論是:“處于故事層的時間必然被意向性努力還原為客觀時間,處于敘述層的時間都是主觀時間。敘述層可以分為情節層、敘述行為層、敘述外層等不同層次,處于這些層次上的時間都各不相同。各層次時間之間的錯位與相互變形,正是敘述之所以為敘述的原因?!?/p>

足球指数捷报赔率 神算子精选心水资料 甘肃11选5中奖秘籍 精准平特一肖王中王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今晚出什么生肖的图片 七位一尾短打一生肖 四肖期期中准四肖精准期期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九龙内l幕878449精选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