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文人的憂患意識與當下價值

來源:文藝報 | 劉金祥  2020年02月10日08:44

哲學范疇的憂患意識是指從客觀現實出發對不可知事物將造成的負面影響保持警覺和預判,對將要出現的風險和挑戰所帶來的消極作用做出預備和防范,其實質在于通過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最大限度地規避或減少自然災害和社會危機的發生。歷史和現實一再證明,一個沒有憂患意識的民族難以基業永固,一個沒有憂患意識的國家難以社稷長久,可以說憂患意識是中華民族歷經幾千年坎坷磨難而形成的精神特質和生存智慧。作為民族精英和國家脊梁,中國文人自古以來恪守“憂勞興國,逸豫亡身”的經驗教訓,宗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價值準則,居福安之境,慮危殆之險,將備豫不虞深深地植入心靈底層,積淀為歷久彌新的優良傳統,這種優良傳統主要表現為對人生狀態的深沉反思,對民族命運的深遠洞察,對民瘼民疾的深徹憂戚,對外敵入侵和自然災害的勇敢抗爭。

憂患意識在歷代文人中經久傳承

憂患意識是中國歷代文人介入政治現實、改變國祚蒼生的重要精神質素,長久以來深深融注于歷代文人精神血液里,逐步積淀為中華民族的優秀人文基因。在中國歷史上,每當中華民族處于艱難困厄的危殆時刻,憂患意識就會迅疾釋放和強烈迸發出來,成為化解社會危機和破除自然風險的強大精神力量。生活在“天下無道”、戰亂頻仍的春秋時代的儒學奠基者孔子,對“禮壞樂崩”的亂世變局有著切入肌膚的危機感,由其弟子記錄整理的《論語》多處記述和論及憂慮、憂患、憂戚、憂憤,特別是“君子憂道不憂貧”一語集中道破了這位儒學先祖的憂患意識,儒家憂患意識的核心就是使“天下無道”的社會變成“天下有道”的社會。憂患意識的演進深受歷史際遇的影響和驅策,社會環境、政治氣候不同,憂患意識在文人士大夫那里的表現也有所不同。西漢中期以前,國運昌盛,民心安穩,以修齊治平為政治抱負的文人士子開始梳理和總結秦朝滅亡的經驗教訓,無論是漢高祖時的陸賈,還是漢文帝時的賈誼,抑或漢武帝時的徐樂,都把秦朝速亡的內外因素作為一個重大問題加以思考和剖解,這表明安居而不忘傾危、生存而不忘覆亡、順治而不忘敗亂,不僅是秦漢兩朝更迭之際文人士大夫們所發出的深深憂慮,也是他們在太平盛世環境下所承負的政治責任。作為我國傳統文化的重要表征之一,憂患意識在內憂外患頻仍、積貧積弱加劇的北宋文人身上,表現得尤為突出和明顯。歐陽修在《新五代史·伶官傳序》中寫到:“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夫禍患常積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曾經開創有宋一代文風的文壇領袖所發出的由衷感傷和深沉憂慮,是宋代文人集團的共同感受和普遍識見,這種感傷和憂慮不僅譜寫了范仲淹“慶歷新政”的序曲,而且唱響了王安石“熙寧變法”的前奏,為北宋王朝“通變救弊,振興時法”奠定了思想基礎,正如錢穆先生在《國史大綱》中所指出:“終于有一輩以天下為己任的秀才們出來,帶著宗教性的熱忱,要求對此現實世界大展抱負。于是上下呼應,宋朝的變法運動,遂如風起浪涌般不可遏抑”。明清轉換之際,以經世致用、明道救世為政治信條的著名思想家顧炎武,在《日知錄·正始篇》中稱“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這位被后人譽為清學開山鼻祖的清初三大儒之一,以深摯凝重的憂患意識撰寫了《天下郡國利病書》等傳世著述,鮮明地表達了“以天下之權寄之天下之人”的政治主張和“君子之為學,以明道也,以救世也”的人文訴求。無論是奠基儒學大廈的孔子和孟子,還是傳承踐行儒學教義的陸賈和賈誼,抑或賡續儒學思想的歐陽修和顧炎武,這些中國古代的圣哲大儒和杰出文人,社會發展鏈的中樞,以宏闊高遠的擘劃力和深邃敏銳的洞察力,鉤稽和探賾中國政權演變的歷史教訓,力求為本朝和后世提供資政鏡鑒,所以,憂患意識是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在中國文人身上的必然反應,是張載倡導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道德理想在中國文人身上的具體體現。中國文人的憂患意識既是一種以身許國的家國情懷,也是一種為民請命的民本情愫。歷史上很多儒生把興邦愛國作為政治抱負,將民胞物與作為價值操守,在歲月靜好的承平時期歷練“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智慧,保持“亂云飛渡仍從容”的自信,力圖在安危存亡之際構建海晏河清、富足祥和的美好生活。北宋著名文學家、政治家范仲淹在憂患思想的熏陶、涵育和啟迪下,于《岳陽樓記》中寫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千古名句,成為中國文人士大夫自強不息、擔當道義、匡世救民的永世勵志格言,范仲淹也因此成為古代文人“達則兼濟天下”的精神典范和人格楷模。中國文人的憂患意識不是像西方文人一樣以揣測上蒼意志為宗旨和歸宿的,而是通過完善自身道德理想、展現自身本質力量而順天應命、除舊布新、愛國興邦、恤民惠民,對國家命運的焦慮和對百姓生計的憂戚,是傳統文人憂患意識的主要內涵和重要特點。從春秋戰國到清末民初,我國歷史上無數愛國文人以濃郁的憂患意識,寫下了眾多不朽詩詞與璀璨文章,屈原、杜甫、張元干、岳飛、陸游、辛棄疾、文天祥、顧炎武、林則徐、譚嗣同、梁啟超、黃遵憲、秋瑾、魯迅、巴金等就是其中的代表。從屈原的“哀民生之多艱”到杜甫的“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從陸游的“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到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從龔自珍的“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到顧炎武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從林則徐的“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到譚嗣同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從梁啟超的“誰憐愛國千行淚,說到胡塵意不平”到黃遵憲的“又愁風雨離合,化作他人仙境”,從魯迅的“心事浩茫連廣宇,于無聲處聽驚雷”到巴金的“為著追求光和熱,人寧愿舍棄自己的生命”,可以說以體國憂民為主要內容的憂患意識,在歷代文人中薪火相傳、綿延流布,成為傳統文人所推崇的思想境界和嘉德懿行。中國傳統文人用紙筆狀繪民族的艱辛坎坷,用文字述說國家的興衰浮沉,用筆墨鋪陳百姓的勞頓疾苦,用言辭指陳統治者的昏聵顢頇,詩詞和文章的力量是如此偉大與神奇,它以一種別樣形式將中國文人內心積郁的憂患意識傳遞出來傳承下去,使時人和后人經常被這種憂患意識所激蕩所震撼所觸發。

憂患意識是中國文人的精神特質

“畏危者安,畏亡者存”。憂患意識滋養著中國文人的心靈世界,培育了他們的治世精神和從政準則,詮釋和言說其中的特殊話語和特定內涵,可以使人們欽慕中國文人憂社稷憂百姓的高超品行。相對于佛與道兩種意識形態而言,傳統儒學的最大特點和優點就是“入世”精神,而“入世”精神的重要特征之一則表現為憂患意識,可以說憂患意識是中國文人的重要精神特質,是中國文人固有的思想稟賦。自儒學創始人孔子以來,睽諸中國歷朝歷代,文人士子大都秉持“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的憂患意識,將自身的利害、榮辱、功名棄之如草芥塵土,將民族、國家、百姓的前途與命運縈系于心懷,始終對內外可能出現的不利因素和可能產生的消極影響保持一種敏感、警覺和防范,力求為國家興盛和蒼生福祉貢獻心智奉獻生命。儒家這種“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的憂患意識,一方面促使中國歷代文人在朝堂之上敢于向君王直言極諫,另一方面驅動他們趕赴邊關整修武備,化解潛在危機,竭力刈除不測禍端。由此,筆者認為儒家所奉行的憂患意識,可謂是中國文人特有的一種思維和批判精神,正是有了這種思維和批判精神,一些文人士大夫才能夠堅決抵制和抨擊封建體制中那些不顧社稷不恤黎民的奸佞、邪惡和異端,才能夠以犀利觀點和懇切言辭陳述自己的政治哲學和改革主張,從這個意義上講,憂患意識是中國文人的一種思維方式和思想方法,在中國傳統文人那里具有世界觀和方法論意義。在封建專制制度下,一些文人士子由于受歷史之羈絆和體制之框囿,只能通過“以身報國”“殺身成仁”“舍身求法”“舍生取義”來體現憂患意識,實現內在超越和自我提升。儒家的憂患意識雖然對皇權專制具有一定的約束作用和批判功效,但它畢竟與現代知識分子秉持的批判意識有所不同,這是由于現代知識分子的批判意識是產生在人人平等的公民社會環境里,建立在現代法治文明基礎之上的。一般而言,現代知識分子的批判意識不是對某個社會個體進行批駁和否定,而是依照理性原則和法治觀念對某種體制缺陷予以整體性甄別、檢視和改進。今天,我們不應苛求那些抱有善良動機和理想良知的傳統文人,因為他們的主觀愿望只有也只能在打破封建專制制度的基礎上才能實現。

新時代中國文人應弘揚光大憂患意識

憂患意識是人類生存的重要智慧,居安思危是歷史昭示的一條重要經驗。中華民族備罹挫折磨難依然成長壯大,中華文明飽受外界挑戰依舊勃發勁健,其重要原因就在于歷代文人始終褒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危機心理和風險觀念,始終安不忘危、居安思危。近代以來,面對國運存亡絕續、民族危在旦夕的嚴重社會動蕩和巨大民族危機,中國文人的憂患意識空前覺醒,以梁啟超、譚嗣同、章太炎、孫中山、胡適、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魯迅等為代表的文人群體,感時憤世、憂國憂民,事不避難、責在人先,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以憂患意識和危機觀念為驅動,以自強不息、利國興邦為使命,堅韌決絕,剛毅血性,奉獻才華與智慧,揮灑青春與熱血,成為叱咤于近現代社會的風云人物。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當代知識分子心懷祖國、情系人民、居安思危、知危圖安,發揮開拓者、先行者、倡領者和推動者的作用,引領和帶動人民群眾締造了一個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成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中堅力量。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發展動能嚴重不足,世界范圍內保護主義日益抬頭,包括重大傳染性疾病和氣候變化等在內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因素滋生蔓延,這表明前進道路不可能總是艷陽高懸、風和日麗,越是在成就輝煌的時候,越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越要全面提升對社會動蕩和自然危機的預判力和掌控力?!胺彩骂A則立、不預則廢”。正是基于深沉的憂患意識,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要求“我國廣大知識分子要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舍我其誰的責任感,主動擔當,積極作為”。面對波譎云詭的國際形勢,面對復雜多變的周邊環境,面對包括新型冠狀病毒事件在內的突如其來的重大自然災害,面對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任務,當代知識分子必須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牢固樹立危機觀念,努力消除貪圖享受、消極懈怠、高枕無憂的“鴕鳥心態”,堅決摒棄草木皆兵、庸人自擾的陳腐思維,徹底擺脫思維萎縮、精神懈怠、意志消沉的麻木狀態,切實做到憂患如磐、重任在肩、勵精圖治、奮發進取,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偉業中,繼續書寫中國知識分子的華彩篇章。憂患意識,其表在擔憂,其里在擔當,其源在情懷。當前,知識分子尤其是廣大醫務工作者要站在為民解難的高度,發揚大愛無疆的精神,主動請纓、勇擔重責,不顧安危、不辭勞苦、不吝才華、不辱使命,積極參與全國范圍內正在進行的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特大戰役,深入防治救助第一線,充分發揮專業優長,無私貢獻知識技能,為盡快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奉獻當代知識分子的智慧和力量,使中國文人的憂患意識煥發出穿越時空的魅力和生命力。

足球指数捷报赔率 香港图库300 双色球蓝球预测准确99% 246天天好彩精选资料大全天下彩 三五图库香港35图库大全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结果 甘肃11选5走势 两波中特公式 一头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新疆体彩11选5玩法 湖北体彩11选5近50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