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馬傳思:少兒科幻美學特征淺論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馬傳思  2020年02月11日09:14

中國當代少兒科幻的發展已經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諸多評論者從近些年涌現出的優秀少兒科幻作品入手,進行了很多具有啟發性的深度個案分析,如崔昕平、姚利芬、喬世華、郭偉等,對劉慈欣、楊鵬、馬傳思等人作品的分析與評論。另一方面,董仁威,王泉根,崔昕平等還從少兒科幻的發展歷程、文體特征等“線”和“面”的維度,對少兒科幻進行了系統化的梳理。本文則擬從美學形態方面,對中國當代少兒科幻做些許梳理。

眾所周知,文學的本質是審美創造,文藝作品最主要的功能是傳達人們的審美感受和體驗,表現人們的審美理想。作為一種文學門類,少兒科幻也承擔著培養健康積極的審美情感,促進少兒心靈成長的價值功能。由此,少兒科幻擁有足以建構其自身特質的美學形態特征。

另一方面,少兒科幻與兒童文學、科幻文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使少兒科幻的美學特征集中表現為成人審美意識與少年兒童審美意識的對立統一、兒童文學與科幻文學審美價值體系的對立統一。在這兩個對立統一的基礎上,當代少兒科幻逐漸呈現出立體化、多元化的審美追求,并從中沉淀出一些核心審美特征。

一、天馬行空的想象之美

想象力是人類精神自由發展的一個重要工具,它意味著思維邊界的拓寬,是創造性行動的精神來源。少兒科幻因其對想象力的張揚,而擁有無可比擬的美學價值。優秀的少兒科幻作品,一個核心審美特征就是天馬行空的想象之美——在想象力所構建的世界中,少年兒童的自由天性得以釋放,從而感受到一種如魚得水般的身心愉悅和滿足。

成人科幻同樣張揚超凡脫俗、腦洞大開的想象之美。與之相比,少兒科幻中的想象之美既有類似之處,又有其特殊性。要理解這一特殊性,我們需要從少年兒童天性中的“游戲精神”考量。關于“游戲精神”,兒童文學評論家夏金蘭曾經這樣說:“可以肯定地說,缺乏游戲精神的文學作品之于兒童而言是沒有吸引力的,這不符合兒童身心發展的天性,等于是與其所呈現出的生命特征脫軌,這樣的兒童文學作品必定會像是沒有根的浮萍,無法完整構建支撐作品內容的理論基礎。游戲精神對于兒童文學作品來說,不僅應該被作為其內含的一種精神力量,它還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兒童文學作品能否完美實現其價值,這是因為在兒童文學作品中,有了游戲精神才能有更多活力?!?/p>

關于兒童文學的游戲精神,我們可以拿少兒科幻作家超俠的作品做例證。超俠的《少年冒險俠》和《超俠小特工》有一個鮮明的特色,姑且可以用“跳脫”來描述。這種“跳脫”首先表現在人物語言上,在緊張的情節中總有些角色不時插科打諢,讓人哭笑不得,情緒在緊張和詼諧松弛之間來回游移?!疤摗钡牧硪粋€表現,是情節設計上的不走常規之道?!督鹱炙斕璧哪灸艘痢分?,奇奇怪的同學小明居然看到一個木乃伊在金字塔頂跳騎馬舞,嚇得住進了醫院。這也就罷了,下面還有更奇怪的情節:奇奇怪居然想到“以毒攻毒”的方法——用蛇嚇唬他,結果還真的奏效了。如果我們用現實邏輯去衡量,這種情節發展明顯是不成立的,但這恰恰是游戲精神發揮到極致的一種呈現方式。

游戲精神的存在使少兒科幻并不拘泥于建立在“客觀真實”和“假想真實”上,并非始終具有嚴密邏輯自洽性的想象;它的想象是一種帶有鮮明的純真稚拙、荒誕諧趣之美的“藝術真實”。

舉例來說,科幻作家劉慈欣寫于1991年的《超新星紀元》里邊設定了一個由孩子所統治的世界,孩子們一致通過了“建立好玩的國家”的決議,并力圖建立起超新星紀元的世界新秩序。如果我們從這部作品的科幻內核和背后的思想主題來看,這個故事如同劉慈欣的其他科幻作品一樣,體現了作家對人類末日和文明秩序重建等核心科幻命題的凝重思考;與作家的其他作品不一樣的是,這個故事帶有荒誕諧趣的想象之美。

二、獨具一格的科學之美

與一般意義上的幻想文學相比,科幻小說具有獨特的“科學的詩意”、“科學之美”??茖W之美的內涵是“以真為美”,其審美表現形式既有對宇宙萬物感知層面的審美,又有對隱藏在萬物背后的邏輯性、結構性的思維層面的審美。優秀的科幻作品通過文學作品的形式搭建了一座通往科學之美的橋梁。

由于讀者群的特殊性,少兒科幻無法像成人科幻作品一樣在文本中對某一科學理論展開嚴密的邏輯推理,因而,它所體現的“科學之美”另有其特定內涵,比如用對“科學奇境之美”的描述代替對科學知識的呈現和科學邏輯演繹之美的闡釋。

拙作《冰凍星球》就是在這個方面的的探索之作。在“拉塞爾星”這顆運行軌道異常并即將走向毀滅的的冰凍星球上,伴隨著少年塞西和恩雅的歷險,這顆星球上充滿神秘而危險的奇境徐徐呈現在讀者面前,而這種奇境之美又是建立在對這顆星球環境的科學設定上。

三、陽剛的人性之美

科幻文學的一個鮮明特色是對科學精神的張揚。同時,優秀的科幻文學一定也有著對人文精神的彰顯——對人性的關照和人類命運的關注。所以我們在分析科幻文學(包括少兒科幻)的美學特征時,既需要注意到科學之美,也不能忽視人文之美。

對于兒童文學來說,更是應該關照少兒讀者的心靈成長,關注“人性之美”。對此,兒童文學評論家王泉根提出“以善為美”的美學觀:“兒童文學以善為美的內涵正在于兒童自身,在于指向兒童自身的完善,即通過藝術的形象化的審美愉悅來陶冶和優化兒童的精神生命世界,形成人之為人的那些最基礎、最根本的價值觀,人生觀,道德觀,審美觀,夯實人性的基礎,塑造未來民族性格”。

這個觀點無疑是具有指導性的。在近些年的兒童文學創作中,從“兒童本位”出發的人文寫作日益成為主流,作家們大都有一種自覺,即把詩意的、唯美的、純凈的兒童本質還給兒童。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很多作家的作品由于對浪漫夢幻的美學基調的過分彰顯,顯得柔性與和諧有余,而陽剛不足。這對于單個作家來說,可能并不是問題,但對于兒童文學整體生態來說,則不得不引起警惕——這種現象也是對“以善為美”這一兒童文學美學觀的片面理解。在這個意義上,少兒科幻文學對人性“陽剛美”的張揚就顯得尤為必要。

少兒科幻作家楊鵬對此有深刻的理解,他提出,“科幻則屬于兒童文學的另外一極,從本質來說,它是一種類型化的寫作,從審美取向來說,它其實是一種很剛的東西,體現的是生存與毀滅、英雄主義等等”。

實際上,在中國當代成人科幻創作中,新古典主義的英雄主義情懷一直是主流,在諸多科幻文學作品所塑造的典型環境中,無論是大人物還是普通人,都會在形勢的變化中一步步被推向改變世界的精英舞臺。楊鵬的代表作《校園三劍客》把這種英雄主義情懷融入到“小孩子拯救大世界”的主題之中,這種英雄主義的陽剛之美,無疑對于少年兒童讀者有著特別的吸引力。

四、真摯的情感之美

“情”對于兒童生命主體的成長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因而兒童文學本質上是一種“暖情文學”,洋溢著以“愛”為原點而萌發出的情感之美,以情動人,愉悅身心。而少年科幻的兒童文學屬性,決定了它也應該具有對情感的關照。

在科幻作家趙海虹的作品《云上的日子》中,在“風云世界”的科幻設定之下,講述了兩個與天空城有關的少年順妮和陸小天的故事,他們的夢想、友誼,他們與父親之間的親情,一步步推動著兩個孩子的成長。整個故事浸潤著一種暖意融融、純真向善的情感之美。

拙作《奇跡之夏》中,對這種情感之美的張揚,則更多體現為“冷暖交融”。少年阿星原本只想進行一次帶點驚喜色彩的野外冒險,卻導致各種意外紛至沓來。成長之痛以一種猝不及防的方式襲來,最終在對生命的孤獨與愛意的領悟中,阿星的心靈空間得以拓寬,作品的情感之美也得以彰顯和升華。

結語

如上所述,中國當代少兒科幻呈現出天馬行空的想象之美、獨具一格的科學之美、陽剛的人性之美和真摯的情感之美等美學特征。本文的分析是粗淺的,期待著更多論者從文學形式、文學內容等層面對少兒科幻的美學形態進行深入系統的分析,并最終構建起完整的少兒科幻審美意向系統,助推中國當代少兒科幻文學的發展。

足球指数捷报赔率 七星彩开奖结果表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玩法 pk10走势图教程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6技巧 快乐飞艇代玩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湖北快3手机软件 四川快乐十二助手安卓版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西快3是真的吗